学术研究
西安事变:张学良的主角地位不容置疑

·张学良与西安事变学术研讨会交流论文·一等奖

 

西安事变:张学良的主角地位不容置疑

  蒋文祥

张学良是西安事变主角原本不是问题。可是杨天石先生在《炎黄春秋》发表文章认为依据档案应改变多年的说法,事变的主角不是张学良而是杨虎城, 问题就来了。其后,杨虎城之孙杨瀚在《杨虎城与西安事变》中提出,西安事变真正的主角是杨虎城,只不过名义上是张学良,问题变大了。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竟然成了问题,看来这个问题不可不辨——张学良的主角地位不容置疑。

一、“杨虎城是西安事变主角”论者一个最重要的理由,是事变之前杨虎城力劝张学良“软说不行就硬干”。然而蒋介石却一语道破:“此事最出人意料之外的一点,就是其主动者,实是张学良本身,而首先提出此一劫持主张者,则为杨虎城。”

据杨虎城机要秘书王菊人回忆,正是杨虎城建议张学良“软说不行就硬干”!1936年下半年,张、杨有次见面谈到捉蒋、联共的问题,张突然问杨,怎样才能达到我们抗日的目的呢? 杨说,先要停止内战。张说,我同蒋谈过好几次停止内战的事,蒋的态度很坚决。蒋说,等我死了以后,你再不去剿共好了。于是,杨虎城乘机向张学良建议:咱们要“软说不行就硬干。” 张沉思了一下说,这个办法好,刚柔相济,刚柔并用。

与王菊人回忆基本一致的还有张学良本人早期的谈话和记述。张在事变第二天对西北“剿总”总部人员讲话说明事变经过时,其中说到这样两句话:“杨主任态度很坚决,问我你干不干? 你不干,我自己行动,…… 我要干了!” 

张在1956年12月奉蒋之命撰写的《西安事变反省录》中也说到这件事:“迨良从洛阳返来,心情十分懊丧,对杨谈及蒋公难以容纳余等之意见。谈时良对蒋公发有怨言,并问计于杨,彼有何高策,可以停止内战,敦促蒋公领导实行抗日之目的。杨反问良,是否真有抗日决心? 良誓志以对。杨遂言待蒋公来西安,余等可行挟天子以令诸侯之故事。”

蒋介石在1937年2月发表的《西安半月记》中也说得很清楚:12月14日,“下午4时命杨虎城来见,余此时始知杨虎城对陕变确亦预谋。” 12月15日,“夜张又来见……又告余,此次之事,杨虎城实早已欲发动,催促再四,但彼踌躇未允,谁知10日来临潼,亲自训斥,刺激太深,故遂同意发难。” 

蒋在1957年发表的《苏俄在中国》一书中则说得更加明确,他一语道破:“此事最出人意料之外的一点,就是其主动者,实是张学良本身,而首先提出此一劫持主张者,则为杨虎城。” 

张学良晚年在接见日本广播协会NHK电视台记者谈话时,当记者问到“你同蒋在感情上关系很好,但似乎政见不同”时,张说:这很简单。蒋主张“安内攘外”,我主张“攘外安内”。记者又问:“你们是做事的次序不同,还是目的本来就不同?”张的回答直截了当:“当然目的不同。”我主张“先对外作战再安内,蒋先生是先安内再对外。”因为“在蒋先生心里,他的第一敌人是共产党,而我的第一敌人是日本。” 

张学良曾经对西北总部人员说过:“我同蒋委员长政治意见上的冲突,到最近阶段大抵已经无法化解,非告一段落不可,谁也不能放弃自己的主张。”

1936年12月9日,西安青年爱国学生举行纪念“一二·九运动”一周年游行,他们要到临潼向蒋介石请愿,要求蒋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谁知蒋介石闻讯后立即下令在学生通往临潼的道路上架起了机关枪。幸得张学良及时制止,这才避免了一场无谓的牺牲。

张学良晚年在“口述历史”中回忆说:“你机关枪不打日本人打学生?”“你这老头子,我要教训教训你!” 

二、事变伊始,张学良问杨虎城准备好了没有,杨说:“我们准备好了,等你来以后下命令。” 如果事变的主角不是张学良而是杨虎城,那么杨都准备好了,还有必要等张来下命令吗? 

据十七路军特务营营长宋文梅回忆,1936年12月10日下午3时,杨虎城和张学良进行会商,对扣蒋事宜作了最后决定,杨把宋找去说:“我已和张副司令下了最后决心,本拟今夜行动,因时间太紧迫,决定明天晚上行动。”又说,他和张已商定,届时由宋负责带领部队去临潼扣蒋,并要宋回去着手准备,于明天下午5时前完成准备工作,听候命令。

11日下午5时,宋按原定计划,将事先挑选好的人员集合以后,即到杨虎城公馆等候命令。到了晚上11时许,只见张学良偕同东北军将领于学忠、王以哲、刘多荃、董英斌等10多人来到新城。同时,杨部的孙蔚如、赵寿山、李兴中等也相继来到。这时大楼内的气氛立刻显得严肃和紧张起来。

经过张、杨两将军对扣蒋计划进一步审慎研讨后,关于分工问题,略有变动。因为临潼附近驻防的都是东北军,如果由十七路军担负扣蒋任务,恐怕会引起东北军的误会,容易发生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当即决定,改派东北军卫队营营长孙铭九负责去临潼扣蒋,而宋则担任扣押在西安的所有国民党军政要员的任务。

宋文梅的回忆清楚地说明了以下几点:第一,这次行动是由张、杨两将军共同“会商”,“对扣蒋作了最后决定”。第二,这次行动的指挥部设在“新城杨虎城公馆”,张率东北军高级将领和杨率十七路军高级将领在这里共同指挥了这次行动。第三,这次行动的扣蒋任务原定由杨部特务营营长宋文梅负责,后恐引起“误会”,“改派东北军卫队营营长孙铭九负责”。第四,这次行动的“扣押在西安的所有国民党军政要员的任务”是由杨部单独完成的。

赵寿山在《扣蒋决定后,我任杨虎城的军事总指挥》一文中也回忆说,张、杨决定扣蒋后,并作了适当分工,大致是临潼归东北军,西安归十七路军。杨“命我任总指挥,并说,我们准备好,等张副司令来确定后与临潼统一行动。”“张一跨进杨的内室,就带开玩笑地爽朗地说:‘虎城兄,干不干,不干就取绳子,我将我的十一员大将都带来了,你赶紧叫人去拴,拴了速往南京,给你升官领赏。’当时我和孙蔚如都在左右,孙说:‘副司令,我们这些人决不会出卖朋友。’接着,张、杨就立即研究具体行动问题。张说他已派刘多荃、白凤翔、唐大尧、刘桂五和孙铭九去临潼作准备。张问杨准备好了没有,杨说:‘我们准备好了,等你来以后下命令。’当晚,张终夜未归,在杨处共同指挥行动。”  赵的回忆也进一步证明,西安事变的发动是由张、杨两将军“共同指挥”的。

如果按照杨天石先生的说法,事变的主角不是张学良而是杨虎城,那么杨都准备好了,还有必要等张来下命令吗?

扣蒋成功后,蒋介石一度被羁于新城大楼。这里是个军营,整天吹号上操,影响蒋的休息,且又属于杨部驻地,张学良进出见蒋感到诸多不便,加之杨部官兵对蒋有些情绪,“张学良为了蒋的安全起见,又与杨虎城说好,命令孙铭九把蒋移到金家巷张公馆对面高桂滋的住宅里。” 

如果按照杨瀚先生的说法,事变的真正主角是杨虎城,只不过名义上是张学良,那么,张学良怎么可能将蒋介石从杨部新城大楼转移到金家巷张公馆对面高桂滋的住宅里?

张学良在1937年元旦《告东北军将士书》中这样说道:“去年‘双十二事件’,是我们国家存亡绝续的分野,我们自相砍杀的内战是要从此绝迹了,我们抗敌复土的光荣战争,是马上就要见之行动了,我们的民族与国家已经有了复兴的希望,这显然是我们中国划时代的一个事件。”“这个事件的动机是基于广大民众的要求,……我与杨主任只是拿一点赤诚,做了民众与领袖中间的一个引线。”

杨虎城在张送蒋回宁后,也曾对自己的部下孔从洲说过:“我们两个人共同搞了这么一件大事,现在要我一个人来挑这个担子,力不从心啊!”

英国记者贝特兰的结论则更加明确:“就是这个杨虎城,倾其全力同张学良一起发动了‘双十二事变’。”

以上不难看出,张、杨两将军都是西安事变的主要发动者、共同指挥者,他们都是西安事变的主角,两者缺一不可。如果没有杨虎城,张学良一个人不可能发动西安事变;张学良称:假如自己当时与何成浚或张群共处,就不会有西安事变发生。同样,如果没有张学良,杨虎城一个人也搞不成西安事变。我们既不可褒张抑杨,也不能褒杨贬张。

如果硬要对两位主角进行排名,那么我要说,张学良是西安事变主角中的主角。不但兵谏扣蒋的命令是由张亲自下达的,而且和解放蒋的主张也是张首先提出的,陪蒋回宁的决定更是张独自一人作出的。因此,即使同为西安事变主角,排名也应当是张学良在前,而不是杨虎城在前。因为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张学良都远在杨虎城之上。

三、谈判成功,张学良力排众议坚持无条件释蒋,并不顾一切只身亲送蒋介石入京。杨瀚说,释蒋是张学良私自决定的。如果事变的真正主角是杨虎城,名义上的主角张学良能够私自决定得了吗?    

关于最终释放蒋介石,杨瀚说,根据他寻找到的史料,这是在西安事变后期,张学良和杨虎城逐渐意见分化,产生矛盾后张学良私自决定的。

谈判成功,张学良向有关人员透露,很快就要放蒋走,他自己还要亲自送蒋回南京。杨虎城虽对放蒋没有意见,但对如何放蒋却认为必须严密考虑,绝不能轻信所谓“人格担保”,蒋介石必须签字。而且,放蒋前,要对部队将领和群众解释清楚。至于张学良亲往南京送蒋,杨虎城则坚决反对。

70年后,《宋子文日记》公开披露,当晚,张、杨进行了交谈,杨依然反对立即释蒋,为此两人激烈争吵。此事,杨没向外人透露,而张却立即告诉了宋子文。

连张学良自己也承认,在送蒋离陕问题上,与杨虎城几乎决裂。杨反对蒋返京,那不是出于他自己,而是出于杨的幕僚中渗透分子的煽动,说张出卖他,所以当时杨对张说:“你是受了蒋夫人、宋子文、端纳情感诱惑,有反初衷,你犯了温情主义。你是同蒋宋两家有私谊上的关系,可以和平了结。我杨某可是不肯作断头将军的,要干就干到底。”

张说:“这样的国家大事,岂是私情问题,我们不顾一切的行动,是为了发动要求蒋委员长领导我们抗日,今日已确知抗日前途有着,那么我们还要蛮干下去,必使内战扩大发生,而使蒋委员长失去领导,而走向相反的方向,那才是真的有反初衷呢!你怕死吗?你若是怕死,何必要发动这种大胆的叛变行为?我将只身护送蒋委员长入京,上断头台我一人承担,我决不牵连任何人。”

因为张学良深知,这次事变对蒋是很大的打击,今后要拥护他做领袖,同他共事,所以要给他撑面子,恢复威信,好见人、好说话、好做事。

释蒋前一天,张学良召集东北军高级将领开会表示:“假若我们拖延不决,不把蒋尽快送回南京,中国将出现比今天更大的内乱,假如因我而造成国家内乱,那我张学良真是万世不赦的罪人”。

张学良力排众议,坚持无条件释蒋,并不顾一切,亲送蒋介石入京。对于张学良此举,毛泽东在1937年1月会见美国记者史沫特莱谈话时,给予了充分肯定:“西安事变中,国内一部分人极力挑拨内战,内战的危险是很严重的。如果没有12月25日张汉卿先生送蒋介石先生回南京一举,…… 则和平解决就不可能。兵连祸结不知要弄到何种地步,必然给日本一个最好的侵略机会,中国也许因此亡国,至少也要受到极大损害。”

张学良在“口述历史”中坦承:是蒋“亲自答应不剿共”,他才放蒋的。“当时我不说,现在我可以说,他答应了。他后来也真是做了,他没说假话:‘我不剿共了,我不剿共,跟共产党合作’。”

谁也没有料到,张学良这个扣蒋之人,反成了被蒋所扣之人。而且这一扣,就是整整半个世纪。但张学良终于以他的个人之失,换来了民族之得,蒋介石终于停止了剿共内战,开始了一致抗日。

著名史学家唐德刚先生说:“如果没有西安事变,张学良什么也不是。蒋把他一关,关出了个中国的哈姆雷特。爱国的人很多,多少人还牺牲了生命,但张汉卿成了爱国的代表,名垂千古。”

西安事变:张学良的主角地位不容置疑,我们不能让千古英雄再蒙千古奇冤!

 

(作者单位:中共江苏省如皋市委党校)